中国行政区划研究中心
RESEARCH CENTER FOR CHINA ADMINISTRATIVE DIVISION

学术前沿 | 多中心空间结构的经济-社会-环境综合绩效检验

发布日期: 2022-04-28   作者:   浏览次数: 25

万能药,安慰剂还是有害物?中国市域多中心空间结构的综合绩效评估

 

作者姓名:李琬1,3孙斌栋2,3,4张婷麟2,3,4张之帆2,3,4 

作者机构1. 郑州大学商学院,郑州,450001

2.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行政区划研究中心,上海,200241

3.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200062

4. 崇明生态研究院,上海,202162

发表刊物:Cities

引用格式:Li, W., Sun, B., Zhang, T., & Zhang, Z. (2022). Panacea, placebo or pathogen? An evaluation of the integrated performance of polycentric urban structures in the Chinese prefectural city-regions. Cities, 125, 103624.

 

摘要:多中心空间结构本身并不是一个目标,而是作为实现各种政策目标的工具广泛被使用。政策制定者和城市规划者期待它能促进经济效率、缩小空间不平等和有利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然而,以往多数研究都集中在评估预期绩效的某个具体维度。通过非径向距离函数法,本文对多中心空间结构的好处(经济效率、空间公平性和环境可持续性)进行了综合评估,这也是本文的核心贡献。通过一个历史工具变量,我们发现中国地级市市域的多中心空间结构程度越低,整体绩效越好。此外,这种绩效表现具有规模异质性且主要由经济效率主导。

 

一、引言

 

自从多中心成为欧洲空间发展(CEC1999)的核心原则以来,多中心空间结构逐渐成为城市和区域发展备受青睐的空间发展模式。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多中心空间结构有可能成为一味解决各种问题的灵丹妙药(Panacea)。许多城市规划者或政策制定者认为它有利于提高经济竞争力、促进均衡发展并实现环境可持续发展等城市和区域发展的多元目标。在多中心空间结构的概念提出之初,它就被认为可以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有利于空间公平(Davoudi2003Waterhout等,2005Rauhut2016)。随着人们对环境的日益关注,在欧洲哥德堡理事会(2001)上,多中心又被赋予了促进可持续发展的使命(Vandermotten等,2008)。与此同时,在新冠防疫似乎成为新常态的今天,各个中心之间相互独立的多中心空间结构又被寄予厚望。

越来越多的研究也从各个维度对空间结构的绩效表现进行评估,然而以往研究主要集中在评估某个特定维度的绩效。典型如,MeijersBurger2010)分析了多中心空间结构如何影响经济发展,且发现在美国都市区多中心的确能促进经济效率提高。Sun等(2019)研究了多中心空间结构是否可以缩小区域经济差距,结果却发现单中心空间结构更能促进区域经济差距缩小;LeeLee2014)则探讨了多中心空间结构对温室气体减排的影响,且没有得到结果一致的发现。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多中心空间结构被认为能统筹兼顾经济、社会、生态等多元目标,仅仅对一个维度的检验并不能验证或否定其有效性。更重要的是,现实中的政策制定也是复杂决策,需要综合考量多方面因素。

 

二、研究方法

 

在对多中心空间结构进行综合绩效评估时,一个关键性的挑战就是如何产生一个综合绩效指标。本文主要借用数据包络分析(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DEA)中的方向性距离函数(Directional distance functionDDF)法来衡量多维生产效率,它也是环境和能源经济学领域衡量多维生产效率的常用方法。具体来说,由于传统的DDF通常是以相同的比率减少不良的投入/产出和增加理想的产出(Chung人,1997),本文则主要使用非径向DDFNone-radial DDFNDDF)来衡量整体绩效指数,它能通过对松弛值(Slack)的考虑,打破了上述比例约束提高估计效率。 

综上,本文使用NDDF来衡量多中心空间结构的综合效益有两个关键原因。其一,它可以在经济效率、空间公平性和环境可持续性方面产生一个单一的整体绩效测量;其二,它提供了一个对整体绩效的准确估计,因为它允许灵活设置的期望和非期望的投入/产出率。

 

三、结论与启示

 

1)多中心空间结构的程度越低,整体绩效表现越好。换句话说,在中国的地级市多中心空间结构无法促进其综合绩效提升。 

2)空间结构的绩效具有规模异质性。具体而言,在小城市组中,单中心的程度越高,其绩效表现越好;相反,在大城市组中,空间结构似乎并不影响其综合绩效。 

3)从综合效应的分解结果来看,空间结构的综合效率主要来自于经济维度,基本不影响社会和环境绩效。

上述发现具有重要的政策含义。首先,它是一个警告,即多中心的空间策略在中国的地市级区域是不合适的。研究发现随着多中心空间结构程度的增加,整体绩效表现,特别是经济绩效逐渐下降。集聚经济在绩效评估中可能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第二,多中心的多目标之间不存在矛盾。研究发现,多中心空间结构的整体绩效主要由经济绩效主导。换而言之,促进空间结构朝单中心方向演进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率,且不影响社会和环境效率。未来研究可以考虑将类似的综合评估应用于其他更多的地理尺度来更多地比较多中心空间结构的绩效表现。

 

[研究资助: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o. 41901184No. 42001183No. 42071210)、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No. 2020T130194)、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7ZDA068]